瑞士足球:燃烧的红与团结的白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bjagjy.com/,葡萄牙足球超级联赛

格拉尼特扎卡(Granit Xhaka)是一名阿尔巴尼亚裔的瑞士足球运动员,出道于其家乡球队巴塞尔,于2011年起入选瑞士国家队。扎卡代表瑞士上场超过60场,并参加了2014年世界杯、2016年欧锦赛以及2018年世界杯。现时效力英格兰足球超级联赛俱乐部阿森纳,并担任瑞士国家队队长,司职中场。

激情四射的球风和坚强刚毅的性格是扎卡的特点,他经常这样说:“我的名字‘格拉尼特’(意为‘花岗岩’)不是白叫的,这个名字说明了一切。”��:@Xherdan Shaqiri(via: Facebook)

谢尔登沙奇里(Xherdan Shaqiri)也是一位阿尔巴尼亚裔瑞士足球运动员,出道于巴塞尔,有着“瑞士梅西”的美称,并于2011年、2012年蝉联“瑞士足球先生”。现时效力英格兰足球超级联赛俱乐部利物浦,司职边锋及前腰。

作为移民球员,沙奇里对瑞士有着深厚的感情:“这个国家最伟大的地方,在于它愿意向来自战争和贫穷地区的人们伸出援手,大家都在这里找到了美好的生活。”��:@UEFA EURO 2020(via: Facebook)

总体来看,瑞士队主打3412阵型,注重冲击、整体移动和加速,敢于向局部区域投入大量兵力。6月12日,位于A组的瑞士队将与威尔士队进行首场比赛,相信他们可以拿下首胜!

1904年5月21日,足球运动的流行推动了国际足球联合会(FIFA)的诞生,创始会员有法国、比利时、丹麦、荷兰、瑞典、瑞士的足球协会以及代表西班牙的马德里足球俱乐部。1932年,国际足联的总部定址苏黎世(Zurich)。��:Headquarters of FIFA

如今位于苏黎世的国际足联总部(Headquarters of FIFA)建成于2006年。除办公室外,总部还包括健身中心、冥想室、地理主题公园、大型国际足球场以及大型沙滩足球场。主楼有2/3的部分都位于地下——地上两层,地下五层。国际足联第八任主席塞普布拉特(Sepp Blatter)这样解释:“人们做决策的地方只应包含间接光,因为光应该来自聚集于此的人们自身。”

国际足联世界足球博物馆(FIFA World Football Museum)位于苏黎世市中心,距国际足联总部仅15分钟车程,于2016年起对公众开放。拥有着约3000㎡的占地面积,超1000件的展品,这座博物馆是球迷绝不能错过的打卡地。展览区域分为三个主题——足球星球、FIFA 世界杯走廊和足球场。在这里,你可以目睹大力神杯的光辉,重温经典赛事的激情瞬间,体验乐趣横生的游戏关卡。

1954年,71岁的法国足协秘书长亨利德劳内联合二十多个欧洲国家的足协,在瑞士巴塞尔(Basel)成立了欧洲足球协会联盟,即如今的欧足联(UEFA)。欧足联成立后的第一个目标,就是创办一项四年举办一次、属于欧洲人自己的国际足球赛事。亨利德劳内(Henri Delaunay)

其实早在1927年,德劳内便有了举办一个全部欧洲国家之间杯赛的想法——“每两年一届,以淘汰赛的形式决出欧洲冠军”。然而这个想法并未受到国际足联的支持。因为那时,世界杯的诞生都还面临着极大的阻力,国际足联根本无暇顾及欧洲杯。而二战的到来更是使有关欧洲杯的设想无限期搁浅。二战后,欧洲各国的复苏为足球运动蓬勃发展提供了条件,欧足联和欧洲杯才陆续得以问世。1960年首届欧洲杯冠军苏联队

除了是欧足联的诞生地以外,巴塞尔还有另一张足球名片——巴塞尔足球俱乐部与巴塞罗那足球俱乐部是有着相同血脉的“兄弟”!1893年11月12日,瑞士企业家汉斯甘伯(Joan Gamper)创立了巴塞尔足球俱乐部。六年后,甘伯来到巴塞罗那,并于此成立了巴塞罗那足球俱乐部。在为新俱乐部选择球衣时,甘伯选择了和巴塞尔足球俱乐部相同的红蓝配色;而“巴萨”这个别称也是甘伯为了纪念家乡巴塞尔而提出的。��:@FC Basel 1893(via: Facebook)

作为瑞士最成功的足球俱乐部之一,巴塞尔足球俱乐部共夺得过14次超级联赛的冠军。俱乐部的主球场是圣雅各布公园球场(St. Jakob Park)——瑞士最大的足球场,内有38512个座位。瑞士网球运动员罗杰费德勒(Roger Federer)可是巴塞尔足球俱乐部的头号球迷哦~

伯尔尼这座城市见证了瑞士对德国足球事业提供的睦邻友好协助,也目睹了“联邦德国线年世界杯决赛的伯尔尼奇迹(Wunder von Bern)。西德队队长弗里茨瓦尔特(Fritz Walter)捧起世界杯奖杯

二战战败对德国的足球事业造成了沉重打击:德国足协被迫解散,德国代表队被拒绝参加足球赛事。直至1950年,瑞士向德国伸出了援手,与西德队进行了其在战后的首场国际比赛,并在之后组织了多场友谊赛。西德队队长弗里茨瓦尔特

西德队因瑞士的帮助而得以保持竞技水平,并冲入1954年世界杯决赛,在伯尔尼的万克多夫体育场(Stadion Wankdorf)对战备受追捧的匈牙利队。最终西德队以3–2捧得冠军奖杯,时任西德队队长的弗里茨瓦尔特和主教练塞普赫尔贝格也被冠以“伯尔尼英雄(Helden von Bern)”的头衔。伯尔尼奇迹引发了德国的巨大振奋,为在二战结束 9 年后仍然处于颓败状态的德国民众带来了希望。��:Stade de Suisse Wankdorf

如今,万克多夫体育场(Stadion Wankdorf)已经被重建为瑞士首都球场(Stade de Suisse Wankdorf),是瑞士第二大的全座席专业足球场。而被还原的1954年世界杯决赛的比赛时钟仍然矗立在球场前,毫不懈怠地展现着足球的魅力。

Related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